• <object id="qhw58"></object>
    <p id="qhw58"></p>

  • <tr id="qhw58"><strong id="qhw58"><listing id="qhw58"></listing></strong></tr>
    音容笑貌今猶在 百年醫史向未來:懷念程之范教授
    發布日期:2022-05-18 16:24:13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北京大學醫史學研究中心 甄橙 瀏覽次數:

      程之范教授(1922—2018),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當代著名醫史學家和醫史教育家。195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醫學院,是北京大學醫史學研究中心創建者,北京大學醫史學碩士、博士學位創建者,1990年被聘為中國高等西醫院校首位醫學史專業博士研究生導師。他曾任中華醫學會醫史學分會名譽顧問和名譽主任委員,《中華醫史雜志》總編輯和名譽總編輯。程之范教授在醫學史和科學史領域廣有建樹,主編、參編、審閱書籍數十部,發表中外論文百余篇,為中國的醫學史事業奉獻了畢生心血,做出了重要貢獻。2022年恰逢程之范教授百年誕辰,值此機會撰文以示紀念,并與醫史同仁共勉。


    相遇歷史  學貫中西

    程之范教授出生在河北省保定市,他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在保定度過的,中學就讀于保定著名的育德中學。在那里,程之范教授遇到一位從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的老師,這位老師對他起到了非常大的影響,吸引他對歷史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是后來他遭遇家族里很多親人相繼被疾病奪去生命,于是醫學對他有了更大的吸引力,小小年紀便立下學醫的志向,希望改變親人過早被疾病奪去生命的命運。在這個愿望的驅使之下,他通過努力的學習,終于考上了北京大學醫學院。

    在大學就讀期間,程之范教授非常幸運地遇到了北京大學醫學院醫史學科的創建者李濤教授(1901—1959)。1946年底李濤教授創建了醫史學科,當時還沒大學畢業的程之范來到醫史學科實習,李濤教授告訴他,只有在醫史學科,才能夠既學到中醫的知識又學到西醫的知識。程之范教授認為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機會,在北京大學醫學院學習期間,程之范教授系統地學習了西醫學知識,后來還拜師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中醫科崔紹縉老先生學習中醫知識。

    程之范教授一生當中只招收了兩位博士研究生。第一位是已獲得北京大學博雅教授稱號的張大慶教授,他當年的博士論文題目是《中西醫學倫理學比較研究》,第二位博士生是我,當年我的博士論文題目是《18世紀中西醫學比較研究》。兩位博士生的論文內容都是關于中西醫學比較研究的,中西醫學比較研究成為程之范教授為北京大學醫史學科確立的一個新的研究方向。


    回首歷史  普及推廣

    程之范教授講述的醫學史課程是非常受學生歡迎的。1993年夏,我大學畢業來到北京醫科大學工作,當時我只是程之范教授身邊的一個小助教。那個時候教學任務非常繁重,因為醫學史教研室師資匱乏,所以程之范教授雖然已古稀之年,但依然奔波于教學第一線。程之范教授講課有一個特點,他教學的時候經常讓我準備錄音機,幾乎每次都要把上課的錄音錄下來,不僅自己課后聽回放,也讓我聽錄音學習,他認為這樣可以保證教學質量,也有利于培養年輕人。從我做助教跟隨程之范教授的第一堂醫學史課程開始,每次講課結束時,都會響起同學們發自內心的掌聲,而且在程之范教授的課堂上,同學們總會被他詼諧幽默的語言、抑揚頓挫的表達所吸引,他極富思想的教學形成了一種醫學史教學特色。程之范教授為同學們編寫的醫學史教材,雖然最初只是油印的醫學史講義,但重點突出,內容提綱挈領,每一個歷史時期的主要內容都簡明扼要地躍然紙上,讓同學們一看提綱就知道某個歷史時期中外醫學史上發生的大事件,頗受學生歡迎。

    程之范教授在北京醫科大學、中國協和醫科大學聯合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醫學史教材就叫《簡明醫學史》。這本教材的第一版是1997年印發的,當時有很多學生上醫史課的時候還沒有趕上這本教材出版,但是當他們畢業成為臨床醫生后,在工作當中感受到醫學史的重要性,因此很多學生畢業后回到母校,聯系教材科購買這本教材。由此可見,這本教材在當時對醫學史教學產生了多么大的影響。

    程之范教授編寫的講義、教材成為全國各個兄弟院校開展醫學史教學的參考范本。不僅如此,程之范教授還毫不吝惜地傳授自己的教學經驗。這就是一位醫史大家的寬廣的胸懷,他的目標是為了中國醫學史事業的發展,為了把醫學史教學在全國推廣,使醫史學科成為提高醫學生綜合素質的重要陣地。


    學習歷史  因勢利導

    程之范教授不僅是德高望重的醫史學家,也是教研室領導和學生的老師,是同事和學生的知心朋友。

    北京大學醫史學科自1946年建立以來,直到今天在中國國內都處于領先地位,這樣的學術影響力來之不易。經歷了李濤教授的創建以及程之范教授的努力發展,在這個過程中,程之范教授實際上既是北京大學醫史學科的創建者,也是發展者。在近70余年的醫史教學研究的生涯中,有幾件事情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20世紀80年代,北醫醫學史教研室有一位阮芳賦老師。阮芳賦原本是生理學教師,后來成為醫學史教師,與程之范教授成為同事。改革開放后,出國潮成為很多知識分子的選擇,阮芳賦也萌生了這種想法,一心想到國外留學。其實對于當時醫學史教研室來說,師資力量是比較缺乏的,而且學科發展也亟須人才,但是程之范教授十分尊重個人志向,并沒有因為學科發展的需要而壓制個人的興趣和愛好,他愿意幫助身邊的人實現理想。后來,阮芳賦順利地前往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成為中國第一個性學博士。他對程之范教授充滿感激。

    還有一件事情也充分說明了程之范教授的成人之美。在程之范教授的努力下,1983年北京醫科大學申請到醫學史碩士學位授予權,開始招收碩士研究生。程之范教授接連培養了幾位碩士研究生,其中有一位尹銀亮同學,非常聰明。程之范教授滿心希望他畢業后留校工作,這樣醫史教研室就有年輕教師了,醫史隊伍也就可以逐漸培育起來。但是尹銀亮認為自己做研究還比較擅長,可一旦走上三尺講臺,當面對很多學生去講授醫學史課程時,心里總是感到很有壓力,難以勝任教師角色。程之范教授和尹銀亮同學進行了深入交談,最后師生達成一致的意見,程之范教授鼓勵學生按照自己的追求去選擇最前沿的科學。尹銀亮也不負眾望,順利考取了北京協和醫學院生物化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從協和醫學院博士畢業后,又陸續前往瑞典和美國做博士后研究。

    從這兩件事上,可以看出程之范教授無論是對于對年輕教師還是青年學生的培養,都注重因勢利導、因材施教。我相信這也是程之范教授從歷史中總結出來的經驗,對于職業發展來講,首先要有興趣,一旦興趣發生了轉向,他總是把困難留給自己,而力所能及地滿足年輕人的需求。


    總結歷史  預見未來

    早在20世紀90年代,在醫學史的課堂上程之范教授就曾經預判:中國第一位諾貝爾科學獎的產生一定會出現在醫學領域,而且一定會從中國傳統醫學中受到啟發。程之范教授不僅要給同學們講世界醫學史,同時也要講中國傳統醫學史,他經常給同學們舉例子說:不要看中國傳統醫學在當下的醫學體系當中仿佛落伍了,但其實中醫學里還有很多的寶藏需要我們去挖掘,一旦我們把中醫學當中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原因揭秘出來,我們將離諾貝爾獎非常接近。我當時聽他說這個話并沒有太在意,但是當2015年屠呦呦教授獲得了中國第一個諾貝爾科學獎的時候,我在心里卻更加地對程之范教授油然而生敬佩,因為是他在醫學史的研究中、在醫學史的課堂上,以一位醫史學家的眼光,早早地預見了中國第一個諾獎的誕生。這一點也再次印證了程之范教授作為一位醫史學家的高瞻遠矚的學術功底和學術思想。

    我在跟隨程之范教授給醫學生上醫學史課的時候,還有一些經典的話題讓我記憶猶新。比如程之范教授就曾經問同學們:醫學到底是什么?醫學歷史的發展規律是什么?醫學的目的是什么?醫生是不是一定是要等待疾病發生之后才去治病救人?細細想來,如果能夠把這些問題想清楚想明白,一定能夠成為醫學大家和哲學大家了。西方醫學過多地受到了機械唯物論的影響,強調外因論,常常把疾病的原因歸類于生物學的因素,在這種醫學思維的指導下,治療疾病祛除病因,就要首先發現致病微生物。如果按照這樣的思維,疾病將永遠跑在人類的前面,醫學科學永遠都將是滯后的。相比之下,中國傳統醫學提倡“上醫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思想就非常有道理了。

    音容笑貌今猶在、百年醫史向未來。時間飛逝,轉眼迎來程之范教授的百年誕辰。雖然程之范教授已經離開我們,但是他作為醫史學家的學術思維、學術品德和學術精神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傳承。(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22年第37卷第8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
  • <object id="qhw58"></object>
    <p id="qhw58"></p>

  • <tr id="qhw58"><strong id="qhw58"><listing id="qhw58"></listing></strong></tr>